乐动族
德国乒球崛起离不开中国 他打造德女乒白银时代
来源:新浪体育 2018-01-13 21:13:08
 

图片

施婕和万国辉

 

  2017世界杯,奥恰洛夫和波尔联手打破了中国队在过去7年对该项赛事冠军的垄断,这种少见的局面在国际乒坛引起巨大震动。其实这份殊荣不乏中国元素,奥恰洛夫和波尔现在的教练分别是陈宏宇、雷洋,都是前中国乒乓球运动员。

图片

  左起:陈宏宇、施婕、万国辉

 

  事实上,德国乒乓球队能够成为欧洲乒坛的“领头羊”,和中国乒乓球的对外“输出”密不可分。包括女队方面,近年来德国女队屡屡实现德国乃至欧洲乒乓球的历史性突破,中国教练员同样是巨大推手,万国辉就是其中之一。

 

  执教八一,发掘孙晋王越古

 

  万国辉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1976年,13岁的他正式成为八一乒乓球队的一员,先后在全国优秀运动员调赛中拿过全国单打冠军和第六届全运会团体冠军。退役后,万国辉曾随着出国热的浪潮赴意大利打球,直到1988年,他重新回到八一队担任教练员,出任女二队主教练,主要负责女线人才的培养和输送。

 

  与其他队伍相比,八一队在人才引进上有一定的局限性。通常来说,在市体校稍微拔尖的好苗子,都很快进入到了省市队,“八一队培养的人在当时的小孩子里面都不是一流的,好苗子别人不给你,我们只能在别人还没有发现的时候,在她们还没有太显示出成绩引起省里注意的时候,尽快把她们吸收,孙晋和王越古就是如此。”万国辉认为,八一队能够在先天条件不利的情况下往国家队输出了很多人才,是与教练团队“毒辣”的选材眼光分不开的。

 

  在德国做教练,难,也不难

 

  1993年,把孙晋、王越古送入国家队后,30岁的万国辉离开了生活了17年的八一队,到德国又重新拾起了球拍,征战于德国最高级别的甲级联赛。当时他也没想到,这一打就是13年。

 

  13年的联赛奔波,万国辉全方位感受到了完全不同于国内的风土人情,德国人的训练方式、思想意识也都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十年前,有过国内执教经验、又充分了解了欧洲文化的万国辉再一次放下球拍,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州队的一名教练员。

 

  说是州队,其实队伍里都是业余运动员,万国辉打趣说刚开始更像是在业余体校做教练。“国内孩子想打球,从小的时候就会灌输一个目标,但是在这里就是一种娱乐、游戏的性质。”

 

  万事开头难,在这边教孩子就不能像国内,难点在于怎样培养小孩子的兴趣,只要能把兴趣培养起来,万国辉认为后面的难度并不是很大,同样是从中国走出去的教练,李乒、施婕等人之前在州队取得的成功给了万国辉很大的信心。

 

  执教州队期间,万国辉的很多学生都入选了德国国家队,在参加欧洲锦标赛的选手中也占了很大的比例。在德国,欧洲锦标赛是18岁高中毕业前欧洲最大的比赛,因为只有超过18岁,选手们才能够参加奥运会和世界锦标赛。

 

  打造德国女乒的“白银时代”

 

  2012年多特蒙德世乒赛前,来自中国河北的削球名将施婕临危受命,担任德国女队主教练。当届比赛中,德国女队在1/4决赛2比0领先的情况下被新加坡队翻盘,留有遗憾的同时,也让所有德国人看到了更进一步的希望。在这种背景下,在中国和德国都取得过好成绩、都有过执教经验,再加上和队员、教练、乒协都不生分的万国辉,水到渠成地成为了德国国家队的一名教练员。

 

  就这样,万国辉在国家队协助主教练施婕,一点一滴地完善队员技术和队伍构架。德国队不像中国队那样队员都有各自的分管教练,国家队十几个队员都是施婕和万国辉共同管理,“施指导出去跟比赛的时候更多,队里制定的训练计划就由我来执行,条件不好,我们只能两个人一起齐心协力朝着共同目标去”,一个前线,一个后方,德国女队在两个人的默契配合下,开始有了历史性地进步。

 

  2015年,索尔佳在世界杯上夺得季军,次年里约奥运会,德国女队又在团体半决赛中战胜了上届亚军日本队获得银牌,再加上杜塞尔多夫世乒赛索尔佳和方博获得的混双季军,这些都是德国乒乓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从2012年到2017年的5年,也是德国女乒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尤其是奥运会,欧洲女队在奥运会就没有取得过奖牌,这也是整个欧洲的突破”,谈到取得的成绩,万国辉字字铿锵。

 

  希望在德国留下一点八一队的足迹

 

  2014年南京青奥会期间,一名15岁的德国华裔小姑娘成为了赛场上的焦点,一手高抛发球尤为让人注目,这名小姑娘就是万国辉的女儿万远。目前,万远已经成为了德国国家队的一员,也是队伍里年龄最小的选手,今年的欧洲青年锦标赛,德国队包揽了女单冠亚军,万远拿到了第二名。

图片

  万国辉的女儿万远

 

  万国辉一再解释,女儿打乒乓球完全是她自己的选择。“国内通常来说乒乓球一干就是一辈子了,德国不一样,如果打了几年没成绩,还是要去读大学的。欧洲打球的人毕竟少,政府投资也不多。”长年在欧洲文化的影响下,万国辉没有给女儿提任何成绩要求,而是给了她足够宽松的打球环境。万国辉一直强调,乒乓球是第一事业,但生活也是。

 

  对于德国女队接下来的发展,万国辉同样没有在成绩上有任何强求。一方面因为经济、体制原因,和亚洲队伍相比德国队的社会资源远远不够,而且目前队员伤病较多,后面的梯队上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更主要的还是万国辉的心境,他的出发点就是做到问心无愧,“我们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把工作做到最好,要做到问心无愧,我要对得起我自己的工作,也希望能在德国留下一点八一队的足迹。”

 

  来源:节选自《乒乓世界》2018第1期        编辑:殷小平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