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收43万为闺蜜“驱鬼”,买名牌包旅游挥霍一空!女子因诈骗罪获刑
来源:成都商报 2018-04-10 15:12:35

 因晚上睡不好觉,崇州市民冯女士请网上认识的“好闺蜜”赵慧(化名)帮忙“驱鬼”,随即陆续给对方汇去43万元。然而“好闺蜜”却拿着这笔钱带着母亲一路旅游并购买芬迪、纪梵希牌包包和阿玛尼牌手表。

事发后,赵慧被刑事拘留并被提起公诉,一份医院的检查报告却显示:她已经怀孕。辩护律师称,赵慧是孕妇,应该适用缓刑。4月8日,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从崇州法院获悉,此案经一审、二审,已于近日审结,两级法院均以诈骗罪判处赵慧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不适用缓刑,罚金三万元从查获的奢侈品变卖后抵扣。

图片

▲图据网络

睡不好觉请闺蜜“驱鬼” 对方收到43万元后拿来旅游买奢侈品

2015年6月,崇州市民冯女士在一个留学交流微信群里和同为90后女生的赵慧结识。据二人事后回忆,由于性格相似,两人相谈甚欢,经常“一聊就是深夜”。

2016年5月,在几次微信聊天中,冯女士向赵慧倾诉自己晚上经常睡不好,怀疑自己“被鬼怪附身”。言谈间,赵慧认同了冯女士的看法,并提出可以由她去全国各地请人帮忙烧香“驱鬼”,让冯女士汇钱给她。

2016年6月16日,冯女士来到崇州市崇阳镇金带街的中国建设银行,通过自己的银行账号给赵慧中国银行账号汇款9万元。

收到钱后,赵慧带着母亲坐飞机去海南、云南旅行了一遭。“不知道她哪来的钱,反正就跟着她到处旅游,这中间也没有烧香。”赵慧母亲接受询问时说。随后,赵慧以“鬼怪没有祛除完毕”为由,让冯女士继续汇款。冯女士听信了她的说法,分别于2016年6月24日、7月1日、7月22日,以同样的方式三次向“闺蜜”汇去34万元。之后,赵慧将骗取的钱财挥霍。

在这期间,赵慧购买了苹果笔记本电脑一台,iPhone手机一部,芬迪、纪梵希等品牌手提包、挎包、钱包多个,阿玛尼牌、Apple Watch手表二只,赵慧后来供称,部分物品正是使用上述钱款购买。

涉诈骗罪被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称自己怀孕了

临近开学,冯女士的母亲带着女儿去银行准备取钱交学费,却发现女儿卡中少了43万元,询问女儿并调取银行交易记录才发现,钱被一笔一笔转出去了,于是急忙报警。

2016年8月10日,赵慧因涉嫌诈骗罪被崇州市公安局刑拘。此时,43万元已被挥霍一空。

没想到,赵慧告诉办案人员,自己怀孕了。2016年8月21日,经崇州市人民医院检查,赵慧确实怀孕。考虑到犯罪嫌疑人是孕妇,5天后,崇州市公安局依法对其取保候审。同年8月31日,赵慧主动终止妊娠,做了人流手术。

然而,取保候审后,在超过半年时间里,公安机关却一直未能联系上赵慧。2017年4月7日,因违反取保候审规定,赵慧被列入网上追逃名单。经过半年的追捕,2017年9月8日,赵慧被深圳市宝安区公安分局挡获并临时羁押,同年10月1日被崇州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2017年12月21日,崇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赵慧犯诈骗罪,向崇州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当天立案,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此案于2018年2月8日经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已于近日审结。两级法院均以诈骗罪判处赵慧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不适用缓刑,罚金三万元从扣押的奢侈品变卖后所得价款抵扣。

 

庭审焦点

已流产孕妇是否可适用缓刑?

两次庭审中,赵慧及其辩护律师对事实部分均无异议,赵慧自愿认罪。此外,辩护律师还指出,被告人赵慧将所骗钱财共计43万元退还给冯女士并取得了对方的谅解,请求法院从轻处罚,这一请求也得到了法院支持。

但辩护律师在庭审中,以赵慧是孕妇为由请求判处缓刑的诉求没有得到法院支持。辩护律师称,虽然赵慧已经终止妊娠,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怀孕妇女在羁押期间自然流产审判时是否可以适用死刑问题的批复》之规定,怀孕妇女因涉嫌犯罪在羁押期间自然流产后,又因同一事实被起诉、交付审判的,应当视为“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符合应当适用缓刑的实质条件之一。

但法院经审查认为,赵慧在取保候审期间是主动终止妊娠,且其在接受审判时已不属于怀孕妇女,本案并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怀孕妇女在羁押期间自然流产审判时是否可以适用死刑问题的批复》规定之情形,故赵慧并不具有应当适用缓刑的实质条件。

本案一审承办法官王秀琴向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介绍,就算是孕妇也不一定都能适用缓刑。王秀琴表示,本案的关键其实不在于被告人是否可以视为“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而在于被告人由于诈骗数额巨大,依法应当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缓刑的适用对象必须是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的犯罪分子,因此赵慧根本不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

新闻延伸

我国刑诉法对孕妇有哪些特殊规定?

王秀琴称,我国刑事诉讼法对于孕妇有诸多特殊规定。“比如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不能适用死刑。”王秀琴称,这是因为孕妇身上“有两条性命”,不适用死刑,体现了法律对生命权的保护,也是出于人道主义。

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怀孕妇女在羁押期间自然流产审判时是否可以适用死刑问题的批复》,即便孕妇在羁押期间已经自然流产,审判时依然按照孕妇对待,不适用死刑。“这是为了解决刑诉法规定孕妇不能判处死刑后,现实中出现的一些问题。”

王秀琴介绍,《刑事诉讼法》第65条还规定,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可以取保候审,赵慧最初被取保候审就是考虑到这种情形。

那么,假设赵慧并未流产,又不符合缓刑条件,是否意味着就要在监狱中生孩子了呢?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注意到,刑事诉讼法第254条规定,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可以暂予监外执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所有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满足“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等条件的,均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怀孕的妇女,应当宣告缓刑。王秀琴表示,“应当”和“可以”两个词用词的差别也可以体会出法律对孕妇的特殊保护。

来源:成都商报

| 相关
| 最热
21岁劫杀出租车司机后逃亡,14年后有家有业的他被抓
  • 视频|粉色小轿车雨中抛锚,南京警方救出车内女司机
  • 朴槿惠为什么不结婚 揭秘朴槿惠性丑闻是怎么回事
  • 男子自愿连续加班回家后猝死 法院判企业赔偿20万
  • 男子踩楼梯扶手偷窥女子洗澡 被抓声称“淋浴声让
  • (视频)南京水兵舞联盟满周岁,数百高手同台秀舞技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