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故事】6年春节“逆行”的消防员,手机里一段视频,让人肃然起敬
来源:紫牛新闻 2018-02-14 09:29:07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春节将至,千家万户在阖家团圆之际,总有一些人,由于岗位和使命,选择了“逆行”,消防官兵就是“逆行者”中最闪亮的人。

崔彦彬是南京市公安消防局特勤一中队中队长助理,他从警已有17年。他已经连续6年春节时选择“逆行”,不能与父母家人团聚,儿子上幼儿园了,至今没能去过一次东北。今年,领导交给他一个特殊的“命令”,带上孩子回老家过年。

今天(2月13日),他将踏上回家的旅程,昨天,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他心中很激动,同时似乎还有些不安:那么多战友新春佳节还坚守在工作岗位,而自己不能像以前一样陪伴他们了。

手机里一段视频惊心动魄

在崔彦彬的手机里,保留着不少他和战友奋战在火场一线的视频,崔彦彬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这些火场的珍贵资料,他经常和战友们观看,总结经验。

但是这些视频,他从来没有给家人看过,不是因为保密,而是怕他们担心。

这是什么样的视频?紫牛新闻记者好奇地点开了其中一段。

这是南京某化工企业球罐装置起火爆炸的火情,场景惊心动魄。

“离火场很远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浓烟和火光,火烧得很高。”崔彦彬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说,“着火的现场火光冲天,火柱不停向上喷。为了防止进一步爆炸,必须降温后关闭阀门。”

崔彦彬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这样大型的化工厂里存在很多易燃易爆品,一旦周围温度过高或者火势蔓延,烧到其他装气体的球罐,就会引起二次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图片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看到视频中燃烧的情况稳定下来后,消防中队马队长带领特勤一中队成员17人组成关阀小组,需要进入工厂内将球罐阀门全部关闭,然而化工厂内还在不断燃烧,随时有爆炸的可能,稍微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

崔彦彬所在的组里一共有4名消防员和1名厂内技术人员,他们穿着隔热服进入到化工厂内。此时之前降温灭火残留的积水已经能漫过膝盖,工厂外的消防员还在不停使用水炮向厂内喷水降温,持续喷溅的水柱打湿了崔彦彬的防护面罩,周围火光刺眼,视线受阻严重,组里的成员时不时就会在水中摔倒,不得不相互搀扶前行。

在持续燃烧的火焰中,“敢死队”成员五入火场,冒死逆行,最终成功关闭了30余个阀门。

图片

“敢死队”入火场
突然发现一个巨大隐患

崔彦彬说起当时救援的情况,可谓险象环生。他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自己身穿的隔热服加上背的空气呼吸器共有30斤左右,第一次进入现场要求关闭距离着火点约50米的球罐阀门,第二次要求关闭距离着火球罐40米以内的阀门。球罐高低不齐,有的阀门需要爬上去才能关闭。崔彦彬和战友负重上爬,用双手迅速拧紧阀门,拧不动的时候就用扳手,加上另外两组的成果,17名“敢死队”成员两次共关闭了20多个阀门。

当第三次返回工厂里的时候,崔彦彬和战友接到的指令是关闭距离着火点10米内的球罐阀门。这一次,崔彦彬近距离地感受到火势的凶猛。

“那边的火一直往上喷,离我们大概只有10米不到的距离,火焰有‘烤人’的感觉,虽然穿着隔热服,但身上感觉很疼,像针刺一样。这时候外面有水枪作掩护,往我们身上喷水,旁边火光很大,辐射很强,眼睛看不见,就凭着感觉不停用手拧,出来换衣服的时候看见手都烤红了。”

图片

令人意外的是,当10米以内的阀门全部关掉之后,火焰还是不断往上喷。据了解,化工厂里有许多球罐,每个球罐都是相通的,崔彦彬和战友关掉的可能是其他球罐的阀门,而技术人员发现,在燃烧的火焰中,还隐藏了一个巨大的阀门没有关闭。

第五次深入火源
与死神共舞

为了寻找被火“吞没”的球罐阀门,崔彦彬这组的4名消防员分为两拨,第四次进入着火区域。因为这次要深入火源更为危险,指挥部调来了避火服。

消防员身上的避火服每件足有40多斤重,还需要背20多斤的空气呼吸器,整套衣服被水沾湿后加起来有80多斤。当避火服的表面温度达到1千度,衣内温度在1分钟内可以保持在30度左右,需要消防员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关闭阀门的任务。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保证消防队员能及时后撤,厂外后方的消防队员给4人身上拴了绳子,崔彦彬和战友相互搀扶着向着火区域前进,后面的泡沫枪时刻向二人身上喷水降温,崔彦彬说:“当时水打的都看不清路,从我们戴在眼睛上的玻璃视窗里发现火以后,我们就顺着火的方向往里摸,能看见火在飘,手伸进火里摸到阀门的时候阀门烧的滚烫。”

图片

虽然成功找到了位置,但第一次崔彦彬和战友并没能关掉球罐阀门。火焰的热浪直逼面部,手也需要直伸入火源关闭阀门,崔彦彬和战友感觉仿佛不断有烟头烫在手上,刺辣辣地疼,眼睛被灼热的火光烫得难受,身上的避火服也已经快坚持不住了,指挥部赶紧拽绳子让二人撤出着火点。

重新换完衣服和气瓶后,崔彦彬和战友再次进入危险的着火区域,有了先前的经验,第五次进入后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阀门。尽管双手被烫得通红,崔彦彬和战友还是同时快速用扳手扳紧阀门,在1分钟之内,随着阀门不断被关紧,之前汹涌的火焰终于缓缓熄灭。

看完这段视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被深深震撼,没有深入火场的人,不会真正知道消防官兵在火场面对的是什么。

连续6年春节“逆行”
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2018年1月,南京市公安局举行第四届“群众最喜爱的人民警察”评选活动,经过层层选拔和审核,从南京市公安局各分局、警种一万四千多名民警中确定产生了20名“群众最喜爱的人民警察”候选人,崔彦彬也是其中一名候选人。

这些惊险的救援行动,崔彦彬都会保存一些现场的视频,然而这样的视频他很少发给自己的父母和妻子看。家人都知道消防员工作的危险性,住在东北老家的父母时常为崔彦彬感到担心,这也养成了他报喜不报忧的习惯。每次救援立功时,他都尽可能地少和父母提及,因为一旦说了,老人家就会问:“这次救火为什么会立功?是不是有什么危险?”然后不停地叮嘱儿子注意危险。崔彦彬有些无奈地表示,作为消防员,他们不往火里冲谁冲?所以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很少谈到自己的任务。

图片

崔彦彬的妻子和孩子都生活在南京,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却还没有回过东北老家。据了解,崔彦彬已经有14年没有回东北老家了。因为工作原因,他几乎都住在消防训练基地里,一个月只能见到妻儿两次,6年没有和家人一起过年了。妻子虽然担心,但也理解他的工作。崔彦彬和紫牛新闻记者说:“以前很小的时候,我小孩经常问爸爸怎么不在家,后来也习惯我不在的时候了。每次在一起待一两天要走的时候,孩子就会问我‘爸爸你去上班了啊’。”

消防官兵春节回趟家都不容易,每个人要轮流。崔彦彬的父母在老家也有工作,几乎很少有机会能来南京,他也已经很久没有回东北。“今年队长说我6年都没回去了,让我今年回家,可以回去待到初七初八。”说起即将返乡的计划,崔彦彬的眼里全是笑意。

紫牛新闻记者|季宇轩
紫牛新闻实习生|艾陆琦 殷嘉惠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 最热
【紫牛故事】14岁少女成国际模特大赛冠军,名模、学业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