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美文丨东汉名将马援,现代战争用的沙盘就是他发明的
来源:天津日报 2018-03-13 17:13:26
◇清风慕竹
 
马援是东汉名将,官拜伏波将军,爵封新息侯。马援的能力超强,史书评价他:“谋如涌泉,势如转规;兵动有功,师进辄克。”意思说,他的智谋如泉水一样喷涌不绝,行动如圆规一样灵活迅速;用兵战无不胜,出师攻无不克。现代战争所用的沙盘就是他发明的。光武帝刘秀对他十分倚重,常说,“伏波论兵,与我意合”,所以“每有所谋,未尝不用”。可谓言听计从。马援一生,先后率军平定西羌,远征交趾,出兵边塞,平乱武陵,为华夏版图的统一,为东汉政权的巩固,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他命运的结局却并不美妙,几致死无葬身之地,事情的缘由,是因为一个人和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个人叫梁松。梁松可不是等闲之辈,他乃光武帝刘秀的女婿,就是传说中的“驸马爷”了,在朝中“贵重”无比,连公卿大臣都畏惧他几分。马援与梁松一无冤二无仇,他们结怨完全是出于无意。
 
马援有两个侄儿,颇有才气,加之年轻,思想活跃,平时好指点江山,臧否人物,不知忌讳,一些话难免在社会上流传。对于他们的少不更事,口无遮拦,马援深以为忧,而他当时正远征交趾,虽在万里之外,还是提笔写了封家信,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诫侄书》。信中他语重心长地告诫他们说:“我希望你们听到别人的过失,就像听到自己父母的名字;父母的名字,耳朵可以听,但嘴不能说。好议论别人长短,议论时政,是我特别讨厌的,我宁死不愿子孙有这种行为。龙伯高这个人,忠厚谨慎,讲出来的话,没有一句疏失,我敬重他,希望你们学他。杜季良豪侠好义,以他人之忧为忧,以他人之乐为乐,我敬重他,但不希望你们学他。为什么呢?因为学龙伯高即使学不到,还能做一个谨慎的人,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画天鹅不像还能像野鸭,虽不逼真,但有些相似;学杜季良如果学不到,那就不免沦为轻薄之人了,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犬’。”
 
照理说这封信是教育侄儿的,说的并不错,而且没有一字提到梁松,然而大概马援的侄儿们轻薄惯了,也没把叔叔的教诲当回事,结果把信给弄丢了,不巧的是,这封信到了杜季良的仇家手里,他灵机一动,马上上书朝廷,说杜季良“为行轻薄,乱群惑众”,并且拿出马援诫侄书作为证据。又说梁松、窦固二人与杜季良勾结,将有不利于朝廷的行动。光武帝听信了告状人的话,免去杜季良越骑司马的官职,梁松、窦固虽然免予处分,但也受到了皇帝的严厉训斥。
 
梁松平白无故挨了顿骂,心里窝火也是可以理解的。而正在此时,马援生了病,梁松前去看望,在床边向马援行礼,马援没有还礼。梁松走后,马援的儿子说:“梁伯孙贵为驸马,朝中王公大臣没有不忌惮他的,您为什么不向他还礼呢?”马援说:“我和梁松他爹是朋友,他虽然当了驸马,也不能乱了长幼之序啊!”马援挺把自己当回事,谱摆得不小,可在梁松看来,马援却是倚老卖老,小瞧了自己,心里更加不痛快,两笔账就都记在了马援头上。
 
建武二十五年(公元49年),62岁的马援最后一次请缨出征,然而这次出兵很不顺利,天气炎热加上水土不服,士兵多染病,马援也未能幸免。中郎将耿舒因与马援意见不一,趁机上书诬告他与西域商人勾结,坐失战机。皇帝大怒,派出钦差督军,而派出的人恰好就是梁松。梁松到达时,马援已不幸病故,可他依然不肯错失良机,诬陷马援。光武帝龙颜大怒,马援家人得知后十分惶恐,不敢将马援棺柩运回祖茔安葬,只草草地埋在坟地西侧,宾客故人,无人敢前往吊唁、送葬,一代名将,身后好不凄惨。
 
马援之死让世人倍感惋惜,《后汉书》的作者范晔感叹说:马援告诫别人免祸的话虽很明智,却不能自免于谗言嫌隙,难道天理从来就是如此!言外之意是他当事者迷,说别人明白,自己却深受其害而不能避免。
 
一个人不必苛求完美,专注于做事,而不必钻营于做人,历史是一把尺子,时间是它的刻度,放在它的尺度上,有的人会随着时光的延长,而不断增长他的高度,马援就是一个代表吧。编辑:申沁宇(来源:天津日报)
| 最热
直不隆通还带脏字的南京话就是我的家乡话呀!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