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面对面 | 《如懿传》女制片人黄澜:“成功的女性或男性,都是接纳自己,接纳一切!”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13 10:28:59

扬子晚报·面对面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8月20日,播出之路艰难的《如懿传》终于与观众见面时,离该剧制片人黄澜39岁生日还差一周,这位即将跨入40岁门槛的新丽传媒副总裁,从2011年转型做制片人以来,已经成为中国最成功的电视剧制作人之一,其代表作包括《辣妈正传》、《大丈夫》、《虎妈猫爸》、《女医•明妃传》、《我的前半生》等,这一长串的剧作名单,不难看出,她的兴趣和创作方向离不开这三大内容:女性、情感、教育。近日,扬子晚报记者在北京金融街的咖啡厅约访黄澜,伴随着9月北京户外的秋高气爽,87集的《如懿传》正在网络世界里被热议着。面于这一切,黄澜说,自己制作过的戏,每一步都有着自己那一人生阶段的侧面印照。

图片

从身为女儿到身为人母

反思教育:不能把学习焦虑传递给孩子

坐在眼前的黄澜,美丽知性、优雅大方,尽管离开家乡杭州在外学习、生活多年,但她说话时语音中透出的柔和、淡然,依然可以分辨出她骨子的南方特质。而她的举止长相,也很容易让我们想起小时候学校里的大队长、中队长、文艺委员这一类的优秀学生。听到扬子晚报记者这么说,黄澜笑了,“对,我小时候一直是班长、大队委。”

黄澜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著名剧作家黄亚洲。从小父亲对黄澜就采用了传统而严苛的教育,让这位独生女儿一路以“学霸”身份傲然于求学之路,同时还利用各种假期带她看遍名山大川,寄望她有胸怀、未来大有作为。不过,黄澜提及父亲教育的严格时曾表示,“他每天都要我写日记,连画等号都要用尺子。”更让女儿耿耿于怀的是,黄澜出生时,“调皮”的黄亚洲还编了一个杭州话顺口溜损女儿:皮肤黑,鼻头塌,眼睛朝里凹。

那么,黄澜在稍稍脱离家庭后,自己做了什么?大学时,她去选过美,还进了前十名;研究生毕业后,她甚至不想找工作想在家做家庭主妇;做了制片人,她创作了一部电视剧《虎妈猫爸》来反思中国家庭的教育问题……这些行为似乎都可以看成是她在不同时空下与父亲的交流,同时也显现了她性格中暗藏的叛逆、顽强和不屈。如今,黄澜已经是一个15岁、10岁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的母亲。谈及教育,她对扬子晚报记者说,“我自己的教育观是经过了一段很长时间的调整。最早,我是接受我父母的理念,对孩子有比较高的要求,希望他们好好学习,每天管得很紧。后来,我发现小孩在高压之下反而因此对学习的反感,家长每天的陪同、过度的关注,引来了他们的叛逆。我们不能把对学习的焦虑传递给孩子。”——听得出,直到黄澜有了自己的孩子,亲测了教育的难题后,她才感受到了上一代的教育方式对自己的影响。后来,她的父亲黄亚洲看了电视剧后,曾经对外说“小时候对黄澜要求太严了”。

透过影视创作,黄澜也改变了自己的教育观,“对孩子来说,往往记得的并不是他当时犯的什么错这个事情本身,而是接收到父母在这个纠错过程中爆发的情绪。当情绪高于事件本身时,教育是没有作用的。他感受到的是那种焦灼,所以我觉得不能把我们的情绪紧张度传递给孩子。我现在转变了,我比较尊重他作为学习主体的感受。这样我们双方的心情都好。”

 从相夫教子到职场精英

反观婚姻:不要把幸福嫁接在外在事物上

黄澜在过去的7年时间里,做过多部话题大剧,其中《辣妈正传》谈生育带来的自我重塑,《虎妈猫爸》讲教育带来的自我反思,《我的前半生》探讨的是婚姻和爱情,而《如懿传》则透过婚姻围城反观人性深渊。看得出,黄澜一直用女性的细腻眼光来观察这个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化、人与社会之间的通融模式。这也使得她制作过的电视剧对于社会生活肌里有着很犀利的解剖和反观。与此同时,外界观众也可以从这些剧集的题材方向中依稀看出黄澜个人生活的脉络。

黄澜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俄语班,之后留学莫斯科大学攻读经济专业,没毕业时就结婚生子了,有一度这位被父亲寄望成就一番事业的女性的愿望是回家相夫教子,甚至觉得自己老去时墓志铭上写的是“这是一位贤妻良母”。之后被父亲逼去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投简历面试,在这个国企她工作了七年,直到2011年受新丽传媒之邀改行做制片人。那时,她刚刚经历了生完第二个孩子,之后第一个孩子小升初,接着离婚、成为单亲妈妈,她的事业风生水起……这一路走来,作为职业女性,黄澜对于爱情、婚姻的感悟尤为之深,而这一切集中她的最新作品《如懿传》这部古装剧,则使她有了相当别致的创作感受。

“在我看来,我们当代人希望通过某一个公式去找到幸福,大家都想找一种相对简单的人生快乐的快捷模式。《如懿传》反映的是‘婚姻围城’。其实,从帝王上来讲,也没有什么围城,也没有什么禁忌,喜欢娶几个就娶几个。但是也许这个围城我们想说的,其实是我们期待永远达不到的彼岸。婚外人觉得婚内很好,婚内人觉婚外很好。我们经常会把所谓的人生幸福都寄托于某一样事情上,皇上寄托于皇权,如懿寄托于爱情,阿箬会寄托于权力,有些寄托于生下皇子,我们把所有未来自己对幸福的定义,都嫁接在一个外在的事物上面。所以,在故事的最后,每个人在离开的时候,都会有重新的反思。同时我们也是在反思成功学。”在黄澜的心里,做一部影视剧,“要判断一部作品在价值观层面有没有突破和引领,我想我爸爸对我最直接的影响还是在于对创作的热爱。我耳濡目染,也觉得通过自己的创造力去构建文艺作品,并由此影响社会,这是一件非常崇高的事情。”

图片

从失婚女子到女性偶像

反悟人生:首先要独立,其次是奉献

随着事业和生活的平衡和发展,今天的黄澜已经成为很多年轻女孩子的职场女性偶像,她独立、自信、睿智、事业成功,问起处女座的她对于过往经历的感受,她说,“我完全没有所谓的‘后悔’,我能够接受现在的每天、每件事情,不会去后悔。我认为我们现在做的任何决定,都是这个时候想到的最好选择,不要去想‘如果’。可能过程中有遗憾,这儿或那儿没做好,但没做好也是真的没做好,以后再做好就好了。”

对于江苏读者而言,黄澜是电视节目《非诚勿扰》的点评嘉宾,她在节目中对于爱情、婚姻的看法使她也在观众中建立起了自己独特的当代独立女性形象。应扬子晚报记者之邀,她对于年轻的女孩子给了一些建言,“我们不要从性别的纬度出发去观照女性,还是要从人的角度。例如我们要考虑自己是否能实现一些独立,例如经济上的一些独立,人格上的一些独立。其次,我们能不能做一些有创造价值可能性的东西,这些价值可能是一些自我价值的实现,也可能是是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价值。首先是自己独立,其次是奉献。在这个过程中,哪个纬度都合理。比如说,在事业上能否担当,能否创造更多的价值。在爱情上,,是否能够保持情感上的独立,是否过于依赖,能不能在情感的关系中,多去奉献,而不是多去索取。包括亲情、友情。人性不是单独的切面,它是一个立体的,多元的。有些时候,我们不要把一些功能关闭了。”

从小不缺人追求的黄澜,目前恋爱进行中。她的爱情观似乎更值得年轻姑娘们听一听,“我们先要把自己活好了,才能够吸引人来爱我们,或者是我们自己把自己照顾好,还有余力去照顾别人时,才能爱。而不是大家都在一种匮乏的状态,很缺人爱,想谈恋爱。不是!是因为我们自己已经过得非常好了,我才有力气说我爱你。爱情,不是相互索取,而是相互分享。如果遇到困难,不是希望你帮我,而是面对问题交流,希望你给我一些观点。”

在《新相亲时代》的节目中,曾经有一个相亲的姑娘表示自己,男女之间的爱是联合起来抵抗世界的冰冷,引发过网友的热议。对此,黄澜并不同意,她说,“我不同意‘冰冷’,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是拥抱世界、拥抱未来。外部世界全都是机会,没有绝对的正面和负面。如果遇到所谓的困难和挫折,在那一刻是很难的,但是反过来想想其实正因为那些困难才能让你成长。我们不能把所有事情看成是绝对负面的,这个事情没做成,但它会孕育着一种机会,我们需要调整。这样看待世界的话,才是一种拥抱不确定的未来,拥抱多种可能性。如果两个人在一起觉得是相互取暖、对抗寒冷的话,这里面的前提就是恐惧,是需要热量。人与世界没有那么强的对抗性。好与不好,是在变化的。在一起,是为了成为更好的人”,说到这里,她沉吟一下,继续说,“或者为世界奉献更多的爱”。

快问快答:

Z =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漪

H = 黄澜

Z:《如懿传》里那么多女性,你觉得自己是哪一个?

H:我一个都不是唉。可能我认为如懿多一些吧,但是我也不认为一个人一辈子要为爱情,如懿就希望一生一次心动。她的悲剧性就在这里,我现在完全不会只为了一段感情而活,我完全不觉得人生的意义就在这一点。

Z:你觉得怎样来定义“成功的女性”?

H:要接纳自己,接纳一切。我认为这样才是成功的,接纳自己的完美或者不完美,接纳身边的人和世界万物。

Z:如果这个成功度100是满分的话,你觉得自己做到了多少分?

H:我在很努力的做,做到了70、80吧。

Z:你最欣赏的女性是?请拿你合作过的女演员们做例。

H:没有特别欣赏的,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点,让你非常的愉快愉悦。例如周迅的敬业精神,赵薇的洒脱、豁达,孙俪是个拥抱挑战的人。等等

Z:那你觉得“成功男人”是怎样的?

H:肯定不是社会上定义的那种男人。嗯,成功的男人跟成功的女人一样,是能够接纳自己和世界,而不是对抗,要正向的、面对和处理所有的事情。我看过周围很多男人用对抗、叫板来刷存在感。我觉得他们不是成功的男人。

Z: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H:我最近喜欢画画。原来是骑骑马,读读书。

Z:抛开外界的定义,你认为你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H:我是一个很爱学习的女性。我对这个世界充满热爱和好奇。

Z:对大多数人来说,对世界好奇似乎容易,但热爱有点难度吧?

H:“热爱”是要找到你热爱的事,很多人不够爱,是因为没有找到。

Z:你热爱的点是?

H:我觉得我对这份职业很热爱。如果没有这个热爱,真的熬不下来。困难太多了。每部作品,当你拿出来时,一方面完成了自我成长,另一方面也是跟观众有了交流,彼此在促进,这是一次很好的快速成长的经历,这本身是有价值感的。

扬子晚报 / 扬眼记者:张漪

编辑:陈申  盛慧梅

| 最热
直不隆通还带脏字的南京话就是我的家乡话呀!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